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足球课堂上练田径?这可不是缘木求鱼!

发表于:2020-02-25 18:31:08 来源:优发国际-优发国际手机版-优发国际亚洲

  一定不能成为好球员。作为青岛足坛业余青训圈内最知名的俱乐部之一,青岛鲲鹏足球俱乐部最近在8岁至10岁年龄段梯队的训练中,引入了以基本运动能力为主的田径训练。在“12分钟跑”“yoyo体测”等体能测试退出中国职业足球历史舞台多年后,青岛鲲鹏的“尝鲜”之举看似“开倒车”,实则是迈出了转变业余训练思路,探索足球人才培养新模式、新路径的一大步。

  “足球场上的体能好跟在田径场特别能跑,这根本是两回事”“足球靠的是预判和选位,只有速度快是没用的”“中国球员一天跑一个马拉松,中国足球水平也上不去”……在讨论是否要在日常训练中引入以基本运动能力为主的田径训练时,青岛鲲鹏足球俱乐部总经理吴建滨、梯队教练吕恩光听到了许多反面声音,“若以传统的田径训练方式单纯地训练体能,难免会消磨掉小球员们对足球的兴趣和灵性。”

  多年来,正是上面这些看似不无道理的说法,将中国足球唯一辛苦点的体能测试项目——“12分钟跑”和“yoyo体测”赶出中国职业足球历史的舞台。现如今,青岛鲲鹏重拾田径训练,难道是要在足球人才培养的过程中走“回头路”?“并非如此!这种误解源自于大家对田径训练的理解角度不同。”吴建滨斩钉截铁地说,“我们追求的不是小球员跑得多快、跳得多高这个结果,而是注重他们在跑和跳时的具体动作细节,帮助他们养成正确的跑跳习惯。”

  今年的全国第二届青年运动会期间,首次代表山东省参赛的青岛鲲鹏足球俱乐部U13精英梯队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斩获季军。尽管成绩相当令人满意,但吴建滨却在比赛过程中发现了不少问题。“举例来说,有的小球员在加速跑着争球的时候,双臂摆动的方向是向两侧的,正确的应该是前后摆臂。还有些小球员一跑起来就会不由自主地塌着腰,用这种姿势跑的速度显然赶不上那些腰部挺直的。换句话说,不良的运动习惯使他们自己给自己制造了‘阻碍’。”

  带着在二青会期间的这些发现和思考,吴建滨和吕恩光力排众议,从今年暑假开始在俱乐部8岁至10岁年龄段梯队中,引入了以基本运动能力为主的田径训练。他们还专门从青岛大学请到一位常年从事田径训练的退休老师,给梯队小球员们进行更为专业的技术指导。“这些年来,国内的足球青训越来越多强调兴趣培养、以赛代练,却在身体天赋的开发和运动习惯的养成方面有所忽视,这正是我们现在希望尝试去弥补的。”吴建滨说。

  田径乃运动之母,它最能全面地代表人类的基本素质,这是全世界公认的一点。自1896年成为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以来,田径一直是奥运会中当仁不让的“第一运动”。而在众多田径项目中,跑、跳、投是最基本、最核心,同时也是跟普通人最密切相关的构成部分,它代表着人类最基本的身体素质——速度、耐力、力量。仔细分析,足球项目所需要运用的基本技术,实际上全都离不开跑、跳、投这三个要素。

  中国球员原本在亚洲足坛最显著的优势就是身体天赋,这与田径运动员转行踢球曾在甲A时代蔚然成风不无关系。高峰、胡云峰、庄毅、曲波、姚夏、谢峰、唐晓程、汤乐普……这些当年驰名甲A的“快马球员”,几乎都是从短跑或中距离跑体育生转行而来。而郝海东、范志毅、孙继海,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四个最优秀的球员之三,小时候全部有过田径训练的经历。唯一的例外是杨晨,从未接受过田径训练的他,职业生涯的巅峰期在四个人中最为短暂。

  随着足球运动的发展,它对球员的身体对抗能力要求愈发提高,基本运动能力的掌握就显得越来越重要。部分欧洲足球发达国家很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很多年前,众多欧洲俱乐部的青训机构便专门设计和增加了以速度、爆发力和协调性为主的田径运动训练内容,有的甚至还在机构中为田径教练设置专门的岗位。可是反观中国足球,对于速度、耐力和力量的训练已日渐“儿戏化”——学校体育课不教,课余时间不练,青训机构不重视,洋帅更会不管不顾……

  吴建滨介绍说,青岛鲲鹏梯队前段时间每周会进行两次运动能力训练,每次60分钟,内容细化到跑动时如何摆臂、如何抬腿、颈部和腰部呈现怎样的角度,跳跃时身体哪部分如何发力,交叉步横向移动时手脚的协调配合……吴建滨坦言,一些年少成名的足球运动员在后期遭遇发展瓶颈,某种程度上正是受到基本运动能力不足的制约。“通过这些看似简单的田径训练,我们希望对小球员潜力的开发以及未来的发展带来帮助。”

  去年年初,中国足球协会青训中心正式授牌,辽宁、四川、深圳三地建设“足球田径混合选材基地”的计划启动,混合选材基地将以8岁至12岁的青少年训练为主。足协评估专家组看重的正是“各项目间会互相促进、产生连锁效应”,“如力量可远射、可对抗,速度可争取时间,力量和速度的增长必然带来弹跳的提高。三者共同作用,能在场上争取到更多时间和更大空间来从容布防、射门、头球。”同年11月的U12、U13国少集训营期间,中国足协还聘请了前“中国百米第一人”劳义,为球员进行跑姿、起动等短跑专项训练。

  现如今,青岛鲲鹏所做的尝试刚好与此不谋而合,迈出了转变业余训练思路,探索足球人才培养新模式、新路径的一大步。之所以会选择从8岁至10岁年龄段梯队入手,教练组主要考虑到这个年纪的小球员具备一定的专业技术且专业技术尚未定型,还有纠正和提升的空间。

  经过短短一个暑假的尝试,吴建滨也发现了其中存在的个别问题。譬如教练员此前的指导对象多为已有一定运动基础的大学生,如今指导对象换成了基础相对薄弱的青少年,彼此间的适应与磨合必不可少。“接下来,随着12岁、13岁梯队的比赛任务逐渐增多,我们计划在今年冬天的准备期里,为他们增加体能储备方面的训练。”吴建滨坦言,如何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小球员安排恰当的田径训练内容,这也是青训教练们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任何努力都不会是一蹴而就的,任何尝试都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总结、不断改进。青岛鲲鹏在这个夏天所做的探索创新,并不一定会在短时间显现出效果,吴建滨对此表现得十分坦然。“这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一是小球员掌握新事物需要时间,二是他们需要通过大量比赛去实践。或许我们要等很多年后,才会慢慢看到田径训练带给小球员们的积极影响。但对于中国足球整体水平的提升来说,这种尝试和等待都是值得做的,也是必须做的。”本版撰稿青岛晚报/掌上青岛/青网记者臧婷